母亲不同意自由恋爱,16岁花季少女香消玉殒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教授 谭先杰

1992年是我在华西医科大学(现四川大学华西医学中心)最后一年的实习阶段,我们全班去了川西平原西端的邛崃县,到那里的县人民医院实习。实习不久,我就遇上了一起不幸的事件——一位花季少女因服下农药而香消玉殒。

记得那是2月底的一天下午,急诊病房推来一位昏迷的女孩子。她才16岁,由于母亲不同意她自由恋爱,一气之下喝了一整瓶“乐果”(一种农药)。来的时候她口吐白沫,身上都是呕吐物,散发着乐果特有的芳香气味。

在老师带领下,我们迅速给她插了胃管,用大量的清水洗胃,洗得满屋子都是乐果味儿。带教老师让护士给她滴入阿托品以维持心率;同时要求家属将她的衣服全部脱下来,扔到阳台上,然后用清水擦洗身体,防止衣服上的农药通过皮肤再吸收。

脱衣服的医嘱却遭到了小姑娘母亲的强烈反对。老师反复劝说,僵持了很久。直到老师彻底动了怒,家属才勉强同意给小姑娘脱了衣服。

于是,由带教老师指挥,我们分工进行抢救。我负责在治疗室敲阿托品(即敲开注射液的安瓿瓶),每吸满20毫升就送到病房,交给同学们去静脉注射。老师告诉我们,抢救有机磷农药中毒时,主要靠阿托品维持心率,为此甚至药量可以不封顶,以不让瞳孔缩小成针尖为原则。我最初是一支一支地敲,然后吸出药物;后来是一排四支地敲,即使如此,也差点供不上病房的需要。

抢救一段时间之后,小姑娘的神志恢复过来了。她妈妈见她醒来,高兴得直哭,同时又气又爱地骂着小姑娘。我们几个实习生自然也都很高兴,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参与抢救病人。但老师提醒我们,不要高兴得太早,他说:“这小女孩农药喝得太多了,发现又不及时,若肠胃里的、身上和衣服上的农药再被吸收,救治就很困难了。”

老师的话被不幸言中。小姑娘仅仅神志清醒了很短的时间,就再次进入昏迷,而且越来越重。到晚上9点以后,她进入了深度昏迷,压眶反射(压病人眼眶,病人有疼的表情)和瞳孔对光反射都已消失,心率也一直往下掉,掉到每分钟只有30多次。

抢救再次开展起来。一大箱的阿托品几乎都被用完了,我一个人敲阿托品已经供应不上了,于是同组其他的实习同学也到治疗室帮忙抽药。到最后,小姑娘的心率完全降了下来,呼吸彻底停止了。

我是实习组里唯一的男生,老师让我去向家属宣告死亡。尽管我不止一次在电影电视中看到过类似的镜头,但真正让我去宣布死亡时,我发现却开不了口。

来到病床前,小姑娘的父母和其他家属直直地盯着我。尽管他们已经发现姑娘的头偏向一侧,没有气息了,但只要医生没有说出那句话,他们就觉得似乎还有希望。我不记得当时是如何开口的,总之就是学着电影中医生们的口气,说明了事实,表达了遗憾。家属们顿时大哭起来。

我转身走出病房,到办公室向老师交差。三个女生已经哭成一片。老师安慰她们说:“别哭了,做医生都要见证生死的。要是死一个人就哭一场,那可真是哭不起。我们还要治疗下一个病人呢。”他让我们统统回宿舍睡觉去。在回各自宿舍的路上,我们没有人说话。

那天我没有哭,但一夜都没有睡着。这是我第一次全过程见证死亡。一个16岁的活生生的少女,下午醒来时还活泼美丽的少女,半夜就离开了这个世界。真是既让人觉得残酷无比,又令人心生无奈。每个人都该珍惜自己的生命!

内容源自:生命时报,作者:谭先杰,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miemen.cn/bjgs/230.html
上一篇:入室抢劫杀两人,20年后获死刑
下一篇:江西连环杀人案背后的悲剧密码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