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冤入狱27年,残缺的人生值得2234万赔偿吗?

  【案情回顾】

  1993年,江西进贤。

  张家村有两个男孩失踪了,一个6岁,一个4岁。

  第二天,有人在附近的水库里发现了两个男孩的尸体,脖子上还有较深的勒痕。

  究竟是谁如此狠毒,连这么小的孩子也不放过?

  警方立即立案侦查。

  在走访村民的过程中,民警发现张玉环神情紧张,还不停地搓手,回答问题时也是含糊其辞。

  悲剧,从这一刻就埋下了。

  3天后的10月27日,村长喊张玉环吃饭。

  张玉环应约前往,被早已埋伏好的警察“一举抓获”。

  10月29日,张玉环被正式拘留。

  从张玉环进入警方视线那刻起,与他相关的种种“线索”就开始对号入座。

  死去的两个男孩,和张玉环的两个孩子年纪相仿,欺负过他的两个孩子。而且,这两个男孩还跑到他家里干过撒盐倒油的恶作剧。

  于是,他便怀恨在心。

  动机有了。后面便顺里成章。

  据张玉环“供述”,他看到四下无人,便用家里的麻绳将孩子套住勒死,然后晚上趁着大雨,把尸体扔到附近水库里。

  然后,证据也有了。

  水库发现的麻袋碎片正好与张玉环家的麻袋纤维一致,而他手指上的勒痕也正与施暴行为相吻合。

  于是,警方就靠“脑补”,成功破获了这起命案。

  话说,如此神速破案,应该有赏吧。

  但在监狱第一次看到妻子宋小女时,张玉环却泪如雨下:

  他们不给我睡觉,吊打我,电击我,还让我蹲桩,放狗咬我......

  我是冤枉的!

  律师罗金寿在《何日归家拜老母——张玉环案再审旁听记》一文中,曾详细介绍了1993年11月3日,也就是张玉环第一次作出有罪供述时的遭遇:

  民警一挥手,一条狼狗便冲上来撕咬张玉环,他的裤子被扯烂,大腿鲜血直流。极端恐惧下,张玉环认罪了。侦查人员找来一条黄绿色军裤给张玉环,还打趣说比张玉环原来的裤子好。

  而在破案报告中,这样的屈打成招却被描述为“耐心细致的法律宣传教育和强大的政策攻心与思想感化”的结果。

  在那个唯指标破案的年代,或许每条狼狗都是超级神探吧。

  至今,张玉环看到身上那条疤痕,仍心有余悸。

  他怕死,更怕被狗咬死。

  怀着深深的恐惧,11月3日,张玉环作出第一份有罪供述。

  1995年1月26日,南昌中院一审判处张玉环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1995年3月30日,江西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然后南昌中院可能比较“忙”,一忙就是6年多。

  2001年11月7日,南昌中院重审中,在没有律师辩护的情况下,依然维持了和一审同样的判决,并坚称:

  “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

  2017年有媒体开始关注此事,王飞、尚满庆两位律师接手此案。

  2018年6月13日,江西省高院决定立案复查。

  2019年3月1日,江西省高院决定再审此案。

  2020年8月4日,张玉环被判无罪。

  回村时,有人给他戴上了大红花,还在村头燃起了鞭炮。

  但迟到的正义还是正义么,只不过是再也瞒下去了而已。

  从当上嫌疑人那一刻开始,张玉环就没有停止喊冤过。

  一审时,张玉环就辩称遭受了刑讯逼供,所以屈打成招。但当庭喊冤,却无人辩护,最后被判为死缓。

  一审判决后,张玉环不服提出上诉。但二审南昌中院依法维持了原判。

  在狱中的20多年来,他从未放弃过喊冤申诉,每周一封,至少寄了六七百封申诉信。

  这里面不能不提两个重要的人物。

  一个是他的大哥张民强。这个墙一样的汉子,是张玉环最直接的依靠。

  刚听说弟弟杀了两个小孩时,他义愤填膺,说这样的人就应该枪毙。但在探监时,他听张玉环一直喊冤,便说出了一句非常理性与血性并存的话:

  “如果事情真是你做的,判个死缓就谢天谢地吧;如果不是你做的,你就继续写材料申诉!”

  最终,他选择了相信自己的弟弟。每次探监,他都要带去100个信封和100张邮票。

  除了让弟弟写,他自己也动手写申诉信,从开始的手写,到后来的打印。一直到2017年,张民强学会了上网。才开始在微博上发贴喊冤。

  也正是在微博上,张玉环的案子才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并幸运得到了王飞、尚满庆两位律师的无私援助。

  为了还弟弟一个清白,他真正做到了“长兄如父”。

  同他一起战斗的,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人,也是张玉环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女人:

  前妻宋小女。

  刚听说丈夫被抓时,她直接晕倒在了路边。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丈夫怎么会是这样的狠毒的人。

  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这个有情有义的女人,开始为丈夫四处奔走。

  这一年,她才23岁。还要带着两个儿子,一个3岁,一个4岁。

  丈夫入狱,人言可畏,村里呆不住了,她只好带着年幼的孩子在几个亲戚家流浪。

  为了凑路费,她摆过摊、洗过碗、搬过砖,只为了等到丈夫沉冤得雪的那一天。

  仅仅读过一年小学的她,硬是凭着查字典,为狱中的丈夫写出了一封封申冤信。几乎每一页信纸上,都滴满了她的眼泪。

  1998年案件再审时,她独自一人跑到南昌找主管部门。人家见她可怜,便同情地多问一句:

  你家没有男人吗,这事还得男人去跑。

  宋小女眼泪刷的就下来了:

  我家的男人一个8岁,一个9岁,我就是男人。

  如果不是他和大哥张民强、前妻宋小女坚持不懈地申诉鸣冤,也许也就不会引发关注,并迎来高院再审的希望。

  如果不是澎湃、财新、新京、上游等媒体的关注报道,不是王飞律师、尚满庆等律师的挺身而出伸张正义,张玉环一家还将在绝望的苦海里挣扎。

  其后,张玉环及其家人、代理律师等不断申诉,直到2018年江西省高院决定对案件启动立案复查,去年3月再审此案,并在上月4日撤销对张玉环的死缓判决,宣告无罪释放。

  在无罪释放29天后,创下中国蒙冤入狱时间最长纪录的江西农民张玉环,昨天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交了合计2234万余元(人民币,下同,446万新元)的国家赔偿申请。

  该赔偿申请主要内容包括五项:赔偿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1017万1564.5元;赔偿侵犯健康权赔偿金和后续治疗费100万元;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017万1564.5元;伸冤费用支出100万元,各项共计2234万3129元。

  张玉环在申请书中称,无罪判决后,他仍生活在无边的恐惧、遗憾之中,每日噩梦交替,精神上遭受了巨大刺激和折磨。

  他昨天上午向江西高院递交国家赔偿申请时说:“我还是要求司法机关追究刑讯逼供人员的责任,是他们害我一生,从一个年轻小伙子坐牢,现在变成老头以及重病在身。对后面的生活我不敢想象,还是要(靠)家人来照顾(我)。”

  此外,张玉环还要求赔偿义务机关即江西高院在媒体上公开向赔偿请求人赔礼道歉,恢复名誉,消除错判带来的负面影响。  张玉环的哥哥张民强受访时认为,申请2234万余元的赔偿是合理合当的,但赔偿再多的金钱,也赔偿不了近27年的冤屈以及整个家庭受到的伤害。一家人目前正在等待江西高院的受理及答复。

  对于赔偿,有人支持,有人反对。

  支持观点的:认为青春补偿谁都要不回,再多的钱也是于事无补,还有造成其精神和家庭伤害巨大,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无法用金钱来弥补。

  不支持观点的:认为是狮子大开口,之前报道不是七百多万现在翻了3倍,怎么能赔那么多?贪心不足,甚至还有人说出一种观点说现在只是没有证据,所以无罪释放,那真凶,还不知道是谁呢?

  尽管一个长达27年的最长冤狱终于宣告终结,但对无罪释放的“杀人犯”张玉环来说,失去的9778天却再也回不来。曾经幸福的家只剩下断桓残壁,随风摇曳。前妻改嫁为人妇,父子相见已不识。乡音未改,物事人非。

内容源自:媒体,作者:布瞳印象,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miemen.cn/bjgs/309.html
上一篇:年近半百爱上小鲜肉,女老板赔了生意又折钱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