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卫填海的自我牺牲精神与泛滥洪水猛兽的远古环境

【人物简介】精卫,一说女娃,是炎帝最小的女儿,后化作精卫,精卫填海典故的主人公就是女娃。

  相传精卫本是炎帝神农氏的小女儿,名唤女娃,一日女娃到东海游玩,溺于水中。死后其不平的精灵化作花脑袋、白嘴壳、红色爪子的一种神鸟,每天从山上衔来石头和草木,投入东海,然后发出“精卫、精卫”的悲鸣,好像在呼唤着自己。

精卫填海的自我牺牲精神与泛滥洪水猛兽的远古环境

  对于天地来说,远古时期的人力无疑是渺小的。即使是这样,精卫也就是华夏子民也没有放弃对自然的反抗,以至于到后面的征服自然。

  因此很多学者认为精卫填海的神话传说,其史实原型应该是在“堵大洪水” 。远古时期的记载主要表现的是先民的生活状态,也就是华夏子民受到自然灾害——洪水的威胁。

  著名神话学家袁珂先生在《中国神话史》中对这一神话作了很高的评价。他认为,该神话和《女娲补天》一样,是原始氏族社会母权制的晚期,即新石器的产物。女娃和女娲都属于开辟女神。女娃填海的工作和女娲补天神话中“积芦灰以止淫水”的工作很近似,主要的目的还在于治水。我认为这一观点是十分中肯的。

  杨利慧《中国神话母题索引》有“神往下扔金子、石头、泥巴等把水镇住”的神话母题。在《精卫填海》里,精卫则是衔石子和木枝来填东海。石子和木枝何以有如此大的威力?这涉及原始信仰和巫术仪式。

  《精卫填海》神话令人哀婉动容的是精卫鸟自唤其名的叫声。该神话情节当源于古老的招魂仪式。在原始信仰中,人的生命由魄与魂两部分所组成,人的死亡是因为“魂魄离散”,魂与魄分离后,便到处游窜,如果能将魂灵招引回来,死者就可复生。《礼记·檀弓下》曰:“骨肉归复于土,若魂气则无之也。”《礼运》云:及其死也,升屋而号,告曰:"皋某复"。”郑注云:“皋,长声也。”孔疏云:“复,谓升屋招魂。”也就是长声呼唤逝者的名字,祈求魂兮归来。据《仪礼》与《礼记》所载,招魂的程序有:其一,手持死者衣物登上房顶;其二,面向北方,每长声呼唤一阵后,即高喊死者名字,最后附上一声“复”,如此连喊三次。

  表面上看,精卫面对洪涝灾难,是以自身的毁灭而告终;变形之后又开始无休止的抗争。这在常人看来未免可悲可笑,因为以一己之弱小,面对敌方之强大,是自不量力,是无谓的牺牲,为聪明世故之人所不取。但是,神话却给人撼人心魄的力量,原因何在?

  朱光潜先生曾说:“如果苦难落在一个生性懦弱的人的头上,他逆来顺受地接受了苦难,那不是真正的悲剧。只有当他表现出坚毅和斗争的时候,才是真正的悲剧。”精卫的悲剧精神正是在这种虽死犹斗的反抗中凸显了出来。

  另外有一种说法,范正生根据“精卫填海”神话暗含的历史信息,认为“精卫填海”是部族婚姻历史事实的产物,是炎帝部落集团与少昊部落集团帝俊时代王子婚姻的真实反映,它实际描写了炎帝公主女娃嫁与帝俊部落王子后思亲的伤悲意绪,是对女性婚姻及命运悲剧的形象写照,也是中国历史上最早“和亲”史事的反映。

内容源自:媒体,作者:佚名,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miemen.cn/bjrw/284.html
上一篇:三皇之首的燧人氏,竟然被杜甫称为祸首!
下一篇:仓颉造字,或许源于一出家庭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