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见校园暴力

  暑假过后,沉寂了许久的校园终于又热闹了起来。和风细语,已趋温和的阳光均匀的洒在那一张张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脸上,他们微笑着,好奇地观察着一个个从自己身旁一拥而过的少男少女。这世界说大就大,说小就小,在缘分的天空下,他们聚到了一个学校里,谁会成为自己的朋友,而自己又将会和这儿的哪个人发生怎样的故事,这一切都让他们倍感兴奋。

  “韦艳,快过来呀,你看这个花园里,竟然还有个小喷泉呢,哇,真是太棒了!”颜若颖欣喜的欢跳着,她永远都是这么天真活泼,这个新学校里的一切,在她看来都充满了浓浓的趣味。

  “疯丫头,你喊什么呀,就这么个小破池子有什么好乐的。”韦艳满脸的不以为然,相比活泼的颜若颖,她的性格要贞静柔和多了。颜若颖一把拉着她坐在花园的台阶上,调皮的笑道:“我当然要自己给自己找乐子了,谁让我现在在这里只有你这么个闷葫芦一样的朋友呢,要不是咱俩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我肯定不带你一起玩。”

  韦艳看着她佯装气鼓鼓的脸,嗔怒道:“喂,我不嫌弃你闹得慌,你倒先嫌我闷了,那好啊,你别理我了,自个儿玩去吧!”

  颜若颖赶忙笑着赔不是:“哎呀我的好姐姐呀,那我怎么舍得呢,你是不知道啊,离开你我这个小妹妹都不能活的呢。”韦艳看着她一脸认真的模样,伸手在她脸上捏了一把笑道:“光说甜言蜜语对我没用的,请我吃圣代吧,我就允许你继续跟我混。”颜若颖起身屁颠屁颠的去那个校园小商店里买了两杯圣代,又屁颠屁颠的跑回来,装作绅士的模样将其中一杯递给韦艳。

  二人正嬉笑玩闹着,只见前面围了一群人,闹哄哄的,“那边出了什么事了,围了这么多人?”颜若颖马上又来了精神,抓起韦艳的手就往前面跑,“快看看去!”韦艳无奈的跟了过去。

  她们拨开人群,挤到跟前,只见是两个容貌白净、服饰考究的男生,眉眼之间露出不屑和傲慢。他们面前的则是一个明显来自农村的形容消瘦的学生,他看起来心里很害怕,一个劲的向那两个男生鞠躬陪不是:“大哥,我真不是故意踩你的,你放过我吧。”

  但是那两个男生却并不理会他的谦卑,其中一个留着长发,左耳还带着金色镶钻耳环的男生,眼神中透着玩世不恭的冷酷,让人远远望去不敢接近:“放过你?看看我这双鞋,你赔得起吗?人都要为自己的不稳重负责。”他的口气很平和,听不出他是在发怒,却给人以冰冷的感觉。

  那瘦学生沉沉的低着头不知该如何应对,只是一味的说着对不起。长发男生高高在上的望着他:“你抬起头来。”瘦学生没有动,长发男生又轻轻重复了一句:“我叫你抬起头来。”瘦学生双腿开始不停地打颤,不得已只好慢慢的扬起脸,却将眼神移向别处,不敢与他对视。这时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众人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长发男生已经狠狠的甩了瘦学生一记耳光。

  周围的学生窃窃私语“怎么还打人呢?”“太霸道了!”“至于吗,就踩脏鞋了嘛。”

  长发男生望着瘦学生冷冷的道:“长点记性,别不知自己的眼睛长在哪儿。”说完他将腿抬高,抓起瘦学生的白色衬衣粗糙的擦去了鞋子上的污泥,二人扬长而去,剩下瘦学生愣愣的满脸委屈,神采黯然。颜若颖不仅大呼不平:“这是谁呀这是,怎么这么霸道呀!”韦艳走到瘦学生的身旁,关心道:“你没事吧?”瘦学生苦笑着摇了摇头转身默默离去。

  围观的学生见已没有热闹可看,也逐渐散去,颜若颖拉住一个学生问:“刚才那个留着长头发的小子是谁呀,怎么那么凶啊,也太没教养了!”那学生撇嘴悄声道:“你问他呀,也是高一新生,不过人家早已是大名远播了,这哥们儿别的能耐没有,就是钱多,听说他爹是哪个公司的老总,和咱们校长有点关系。”

  他又好心提醒道:“你们可千万别惹上了这个人,以他家和校长的关系,想撵走哪个学生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嘛。”

  颜若颖听着觉得倒是挺有意思:“哟,公子哥啊。”

内容源自:蛰隐文集,作者:灯夏,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miemen.cn/bjxs/tmhs/250.html
上一篇:「荼蘼花事」序言 不凄美,哪来刻骨铭心
下一篇:没有了